RubyKZ

美漫迷妹,欧美影视迷妹,Adam Driver粉,吃各种欧美乐队安利,真爱是MCR和TDG。偶尔写写文和段子。

【乔珊】Hiding Place(誓做冷船第一人)

珊莎不喜欢城堡外面的寒冷,也不喜欢艾丽亚,这小丫头偏偏非要在缝纫课前玩儿失踪这一出,真是太任性了。也拜弥塞拉公主的大驾光临所赐,那缝纫课修女对着公主大献殷勤,把艾丽亚的出逃绘声绘色编成个逻辑不通的打趣故事,金发的漂亮小鹿优雅靠在丝绸软垫上,配合着咯咯笑个不停,弄得珊莎满脸通红,那恼人的修女便适时问红发的姐姐要不要去找一找妹妹,她便抓住机会向公主告退,在自己没尴尬到失了礼节之前提着裙子快步冲进室外寒冷的空气里。

靴子踩进雪里,没走两步她就后悔了,外面又干又冷,寒风吹得脸颊发疼,即使缩在斗篷里也不管用。这差事应该交给琼恩雪诺,艾丽亚那小丫头整天绕着她的琼恩哥哥转来转去,明明是那私生子把艾丽亚带野的。她在心里抱怨个不停,手指紧紧攥住斗篷的边角借以挡住一点儿雪花。也许艾丽亚在狗舍那儿,毕竟为了防止吓到君临来的南方女客,冰原狼们都被锁在那儿,她可能会想着去找她的娜梅莉亚一起玩。

“讨厌,讨厌极了。”她低着头,盯着路边一滩脏兮兮的碎雪恼火嘀咕着。她宁愿待在缝纫课教室里,看着金色的小鹿公主和她的优雅女伴们用最温柔的姿势摆弄着缝衣针。修女喋喋不休的讨好夸奖让人厌烦,但相比落雪的冰凉响动,那根本就是暖融融的歌曲。

还没走进狗舍的大门珊莎就听到一阵嘈杂,是几个成年男人的声音,还有人在笑。这儿怎么回事?管他们呢,她不喜欢吵闹,便戴上斗篷的兜帽避开注意,打算看一眼艾丽亚在不在就离开。她绕过几只围着她的靴子转来转去的小猎犬,爱怜揉了揉他们暖烘烘的脑袋,便重新直起身子,无声猫腰钻进冰原狼用茅草搭的屋子。

等到眼睛慢慢适应屋子里昏暗的光线,她才惊讶地发现那些吵闹男人背后的纹章是宝冠雄鹿!他们是君临的侍从!来这儿做什么??她慌乱退了一步躲在草垛后面,视线从他们身上一一划过,落在被他们围住的小狼身上,——那是淑女,旧神啊。

淑女正极力缩成一团,试图把自己往角落里藏。而旁边被拴着铁链的娜梅莉亚疯狂拖着链子发出愤怒的尖锐吼声,听起来糟透了。

娜梅莉亚的嘶吼让她吓呆了,不知道那些家伙要对小狼做什么,她想站起来冲出去叫人来帮忙,尽管很害怕,………………但她知道淑女会被他们给吓坏的,她得为了小狼勇敢起来。

珊莎单手扶着地面,一寸一寸刚转过身,视野里就撞进个蹲在她身后很近位置的金发男孩子,几乎膝盖抵着膝盖,吓得她抬起手捂住嘴堵住尖叫声。

……………………噢,她真是个傻瓜。

好在如果有个愿望清单,那正是让她再期待不过的那个人,他的手顿在空中,只差那么一点点就碰着她的肩膀衬边了。那男孩也吃了一惊,修长的手指仍然悬停着没有收回来,他动了动指节,珊莎觉得只要他伸直手臂,自己就能被圈进他的怀里。

这个念头让她窒息。

珊莎嗫嚅着嘴唇,脸颊飞快涨成通红,她在乔佛里拜拉席恩漂亮的蓝色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窘迫的样子,觉得更害羞了。…………她没有梳妆打扮,红发因为被塞进兜帽里而乱蓬蓬的。幸好自己回了头,不然要是被吓得尖叫,那该是个多蠢的姑娘啊,王子会觉得厌烦的。

而她的王子回过神来,一寸一寸笑起来的样子是临冬城偶然才会出现的夏日暖阳。

“本想吓你一跳来着。糟糕,被你发现了。”乔佛里伸出手等她挽住,然后温柔扶她站了起来。

珊莎的心砰砰跳个不停,她尽量优雅地拍了拍沾在裙子边上的草灰,心里灰心丧气,觉得自己就像玩得脏兮兮被逮到的艾丽亚。

糟糕,她光顾着紧张了,竟然把淑女的困境给忘的一干二净!珊莎急忙张了张嘴,拉着乔佛里转身指着那些围着小狼的人,她的王子看起来高大又威猛,“殿下………………,”她颤抖着双唇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来,而乔佛里看起来对这情景完全不觉得意外。

拜拉席恩家的侍从发现了他们。“殿下。”有几个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珊莎害怕地躲在乔佛里背后。

“殿下,他们在欺负我的小狼。”她颤颤巍巍地出声。

“没事的。他们只是在开个玩笑,”乔佛里微笑起来的时候睫毛上像停着金色的蝴蝶,“他们没见过冰原狼,所以想用点什么喂喂它们,看看它们吃东西是什么样子。可能都是粗人,所以方式不对。当然这也有我的默许在里面,所以真抱歉吓到你,是我的错。”

“原来是这样吗,没关系的,也是我太胆小了才会胡思乱想。”珊莎松了口气,尽量不让自己语调显得有多紧张,多为他着迷。…………这太傻了,回忆起你的礼节!

“淑女很容易害羞,她不吃生人给的食物。如果您想看,我可以来找东西喂她。”

“我没什么兴趣。别管那些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听到你的小淑女向你求救吗?真厉害。我们出去吧,这里是下人待的地方。”乔佛里自然地抬起手帮珊莎轻柔拂去了衣领上沾着的一根软软的茅草,领她出了狼舍。

珊莎每一步都像是走在轻飘飘的云朵上,她的王子真像个梦境!

重新回到酷寒的室外,寒风又吹起她的斗篷,她得眯起眼睛重新适应突然刺入眼中的苍白光亮,奇怪的是这次完全不觉得冷。模糊中又是一个黑影踩着吱吱呀呀的雪向着她和乔佛里这边走来,珊莎眨了眨眼睛,看清又是拜拉席恩家的侍从,她没注意到身侧乔佛里一瞬间的慌乱和僵硬的唇角,只看见那小侍从向乔佛里和她行礼。

“珊莎小姐。殿下。我找到…………”

“走开。”

这声音可有点儿粗鲁。珊莎闻声诧异转过头,乔佛里脸上的微笑一丝不乱,只是牙关咬紧了些。

“啊?”那黑发的小侍从明显摸不着头脑,手里抓着的东西本想往前伸,却犹豫着只是动了动手臂,“您让我去找的活物…………”

“闭嘴,没听懂我刚刚的话吗?我说了走开!!!”全部发生在一瞬间,乔佛里突然几乎是喊叫起来,他瞪大眼睛,看起来气急败坏,让珊莎挽着的那只手臂向后一甩,下意识把珊莎藏到身后。珊莎被他的语气吓到了,她从来没听过乔佛里用这种语气说话。

她壮着胆子探探脑袋,才看清那侍从手里拎着一只瘦巴巴的小猎犬。

珊莎的脑筋转得足够快。

………………别是。不会是真的。她不由得立刻抬起手捂住嘴巴,狠狠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可真够尴尬的。

尽管声音相当微弱,但也被乔佛里听见了。一瞬间比起温柔的雄鹿,乔佛里看上去更像是头满脸通红、突然发疯的狮子,珊莎挽着的那条手臂似乎在微微颤抖。

“…………乔佛里殿下?”

“………………嘘。”

珊莎立刻不作声了。

乔佛里的样子像是随时会失控地拔出剑,把侍从给砍成一摊血糊糊的肉泥,他的手指甚至真的在一寸一寸移向腰间的佩剑。侍从吓呆了,手里拎着的小狗开始不耐烦地扭动着身子挣扎,柔软的尾巴不时轻轻拍打一下侍从的手腕,比起攻击更像是在撒娇。

珊莎呆站在诡异的沉默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从没受过这方面的礼节指导。

半晌她才颤颤巍巍地出声。

“殿下………………?也许您可以让那只小猎犬回家去,我想那会是非常完美的骑士之举。”

她大着胆子又加上了一句,“就算是为了我?”

闻言乔佛里瞪大眼睛狠狠转向她。珊莎下意识想往后退一步,却不知道被从哪里传来的强大力量驱使反而站得更直。她觉得自己看上去一定很好,但事实上她已经局促不安到微微发抖。珊莎还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乔佛里拜拉席恩,还是同一副漂亮皮囊,灵魂却是抽出来翻转颠倒了的样子。她惧怕这份怪怪的残暴威严,但她相信,——也许这就是她的第一份考验,在她如他口中所说,“母仪天下”之前。

乔佛里的目光几乎刻骨,绕着她全身缓慢打量了一圈,她拼命在心里重复自己不怕,额角散乱的发稍却像火苗似的在寒冷的空气里颤抖。对她来说,仿佛过了无比漫长的多少个纪元,拜拉席恩王子才终于重新开口发出僵硬的声音。

“你听见珊莎小姐的话了。”

那黑发的年轻小侍从终于等到了这句话,立刻用了大力气拼命点了点头,抱着小狗一溜烟跑了回去。乔佛里一直恶狠狠盯着他,直到他完全跑开。但当他把目光收回,把珊莎又重新笼在他金色的影子下的时候,珊莎觉得自己又安全了,她能从眼神看得出来,她一心一意喜欢的那个漂亮王子还在那里。

乔佛里现在变得比先前的珊莎还要羞怯。他垂着脑袋低头看她,眼神不时滑到别的方向。“珊莎,我……………………”

“嘘。”

珊莎仰起脸,对他笑得灿烂。没人指导过她在这时她需要用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言语,什么样的动作。但她就是知道。她觉得自己生来就会,这个时刻她等了很久。现在她知道了,她的王子从来不是存在在歌谣里,他们也没有生活在故事书中,她的王子并不完美,但这没有让她被吓退。

“大家都有好奇心。这很正常。”

乔佛里明显没料到她会这么说,他呆了几秒,唇角尴尬上扬,有分如释重负的味道,“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珊莎。…………我可能犯了个错,但我没想吓到你。”

“你才不会吓到我,从来都不会,殿下。别做个傻乎乎的自大狂。”珊莎向她的王子优雅伸出手。乔佛里握住它,几乎是有些感激。他一言不发,只是牵着她的手踏上重新被新雪覆盖的干净雪地。

两双靴子下轻微的碎响听着让人很放心。

这么做就对了,珊莎。她对自己说。

你做得很好,乔佛里拜拉席恩也只是个普通的男孩,不是什么永远金光灿灿的完美王子,他会顽劣,会尴尬,也会恼羞成怒气急败坏,这些只让他更真实。也许那把漂亮的佩剑背后,他也还是个傻乎乎的容易情绪激动的小孩子。珊莎悄悄侧过脑袋看了一眼他们正牵着的手,乔佛里仍然有些拘谨,但他正逐渐放松下来,他们的手紧紧牵着。

她不禁低下头,冲着一丛小的可怜的矮树笑了,一种奇怪的满足感充盈了她的内心,——明明几分钟前她还怕得要命。珊莎开始想象也许不远的未来,他们的手也像这样牵在一起,但是是在阳光明媚的君临,没有必要戴着手套,她会摸到乔佛里的手心,一定很柔软。到那时她会成为他的女人,他的王后,她母仪天下,乔佛里国王会坐在铁王座上。她会爱着那个将来威严雄伟的男人,也会爱着他心里那个小孩子。她傻傻地想着,这就是妻子该做的,我保护他,我愿意保护乔佛里,保护他不受自己伤害,保护他的平安,让我们不被尾随的时间追上,不被未来吞噬。

到那时,珊莎会成为乔佛里唯一的避风港。











#谁知道艾莉亚史塔克跑到哪里去了#

评论(1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