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KZ

美漫迷妹,欧美影视迷妹,Adam Driver粉,吃各种欧美乐队安利,真爱是MCR和TDG。偶尔写写文和段子。

[狄芳]Déjà vu

李元芳在王者峡谷里的轮回时间结束了,现在他可以回家。虽说他不知道家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但他还是蛮期待的。每个英雄都有这么一天,之前要战斗,死亡,复活,继续战斗,带着对自己来处的一无所知,和在新家产生的新记忆,一往无前。
但现在属于李元芳的时候到了,他该回家,进入下一个轮回,从这无休止的杀戮中解脱出来。
他会慢慢忘掉与王者峡谷有关的一切残酷回忆。
李元芳蹲在衙门里收拾行李,治安官大人背着手站在一边,不言不语只是看着。
李元芳直起身子,把小包袱背在身上,对狄大人微笑着挥挥手。
“我走啦。”
“嗯。注意安全。”
“好。”元芳清脆答应了一声。
“以后少吃点糖葫芦。”
“好。”
“多吃也行。适量。”狄仁杰像是说服自己一样嘀咕一句。
“好,”元芳耸了耸肩膀笑了,“还不知道我家那边儿有没有糖葫芦。”
“有机会再来一次,就别做密探了,危险。”
“不好。”元芳推开门,背对狄仁杰往外走,走了两步突然跑回来,往狄仁杰手里塞了枚小小的飞镖。“这个给你,狄大人。再过两天你也可以离开,等你回到家,别把属下给忘了。”
“好。”狄仁杰在手心把那支小小的镖攥紧。
等他再抬头看时,那大耳朵的小家伙已经跑远了。
******
狄仁杰回到家了。
他仍然是待在衙门,做个长安城的治安官,一切和王者峡谷中没什么不同,只是身边缺了个蹦蹦跳跳的小家伙。
元芳是迷了路了??
无碍,他照旧断案,手里的令牌磨得光亮,就算没了让人减速的能耐,他也是堂堂狄仁杰。
长安城神探,名声丝毫不减。
******
狄府里的人们都说,狄大人绝对是个温润君子,待人品行,没得说!
唯一的怪是他的笑容是极淡的,笑意好像总进不到眼睛里。
即使这样,女人也都喜欢他,都来与他搭讪对话,梦想着有一天这温柔判官能爱上她,将来做个狄府的女主人。
狄仁杰就算有些倦怠,也从不表现出来,总能自如应对过去。
一日,一粉衣姑娘硬是拉着治安官要同游后花园,狄仁杰推辞不成,便从容应了。那女子自顾自娇滴滴谈笑,千百般娇媚拉着狄仁杰的袖子,叫他陪自己看小湖里的莲花。
“狄大人,你说,”女子眨眨眼睛,“我与这湖里的粉莲花,哪个更漂亮?”
狄仁杰正走神琢磨着件案子,没听清楚女子的问题,猛地回过神来,忙装出一副在思考的样子。“嗯,说的是。元芳,你怎么看?”
这句话就这么自然地从喉间滑过,都不需要思考,好像勾出了记忆里一个几乎看不清的瘦削的矮小影子。
他被自己吓了一跳,忙侧身倚了栏杆环视一圈,发现四围除了那年轻女子,一个人都没有。
女子嘟起嘴唇,“大人,元芳是谁啊?”
闻言狄仁杰呆呆看向那女人,半晌忽然笑了,“是啊,”他说。
“元芳是谁啊。”
*******
江南巡抚要来长安城学习学习,交流经验。
那位大人身后跟着个紫色头发的小男孩,还背着个比自己大上一圈的飞轮。巡抚介绍说是随行的密探,狄仁杰便多打量了他几眼。
虽然稚嫩,年纪尚小,但眉眼里有股抹不掉的英气,应该是个好孩子。
那李元芳向他一拱手,叫了声狄大人。
狄仁杰淡淡应了一声。
*******
巡抚外出巡视的时候,密探就跟着狄仁杰,听他家大人的指令,帮狄仁杰办些事。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熟得很快。元芳做事相当麻利,狄仁杰很欣赏他。
一日事情都早早办完了,天还敞亮着,秋高气爽的好日子。狄仁杰往袖子里收了令牌,提议元芳去长安的街市上好好玩玩,放松一下。
“大人也去吗?”李元芳仰起脸。
被那样一双眼睛望着他没法拒绝,狄仁杰把滑到嘴边的推辞又咽了回去。
*******
“长安城的糖葫芦比江南的甜。”
李元芳像个小猴子似的把自己挂在树上,倚着树干兴高采烈晃荡腿,手里还紧紧握着两根竹签。
“这还有什么分别?”
“不一样的,”元芳从树叶里钻出脑袋,眼睛发亮看着狄仁杰,“江南的糖葫芦带点桂花,我不喜欢,而且长安的山楂更甜。”
“喜欢就行。”狄仁杰敛目靠在树下,手里把玩一枚叶子,“回江南之前,喜欢的话,就多去买几次吃,摊位很固定的,也不贵。”
“好。大人办完事,陪我一道去?”
“可以。……也不能多吃。”
“好!!”
*******
狄仁杰夜里归府,有时会看见屋顶上蹲着个小小的影子。一日他好奇那小东西在搞什么,便上去查看,本以为会把元芳吓着,谁知他反倒回头冲狄仁杰笑了,像是等他等了很久。
“狄大人。”他低声唤了一句,垂眼又望向远处长安城的万家灯火,眼睛里透着星星的影子。
“嗯。”
狄仁杰在他身旁坐下。
一段让人享受又安适的宁静。
还是狄仁杰先开口。“李元芳,”他说,“这么听着不亲切,我叫你元芳吧。”
“好。”
“我时常有这么个念头,你可能会觉得我有点怪。”狄仁杰笑着摇了摇头,“我时常会觉得,你应该是我的密探才对,我是说,好像一个旧梦还没完全清醒。梦里我们应该是旧相识,梦醒却几乎毫无关系。”
李元芳半晌没回应他,狄仁杰觉得有点尴尬,这是在犯傻。突然他听见元芳笑了,傻傻的,带着如释重负的轻松。
“真高兴元芳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感觉的人,狄大人。”
*******
同那江南巡抚客套地道别寒暄之后,李元芳就该跟着那巡抚回家了。巡抚先上了马车,元芳还留在狄府磨磨蹭蹭,一会儿忘了这个,一会儿忘了那个。
狄仁杰背着手站在一边看着。
李元芳好不容易收拾好包裹,快步跑着出来,经过狄仁杰身边时,不顾巡抚随从的督促停下了脚步。
“狄大人。我走啦。”
“嗯。注意安全。”
“好。”元芳清脆答应了一声。
“以后少吃点糖葫芦。这两天实在是吃得太多了。”
“好。”
“多吃也行。适量。”狄仁杰像是说服自己一样嘀咕一句。他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可能做过这样的梦,或是勾起了他对其他别离的回忆。
“好,”元芳耸了耸肩膀笑了,眨眨眼睛,表情莫名呆滞着,突然笑得干巴巴的,“江南的糖葫芦,不如长安城的。差远了。”
“好好做个密探。有些东西放下更好。”
“不好。”元芳转过头跟着别的随从走了出去,几步之后又调转过头跑回来。“大人,”他仰起脸看向狄仁杰,紫色的头发没精打采耷拉在额前,狄仁杰觉得他快哭了,“大人,这支飞镖给你,”他皱着脸,扯过狄仁杰的手把那小小的物件硬塞进他手里,“收好,别把我给忘了。”
“好。”狄仁杰站着没动,直到那马车队走远。
他一言不发,转身回到府里,离开府内人们的视线后突然跑了起来,冲进书房,回身把门关好,从书架后抽出一个被丝绸包得严严实实的小包裹。
狄仁杰尽自己所能保持冷静,把那包裹拆开,取出里面发亮的物件,是枚小飞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狄仁杰对它的来处和原主一无所知,只知道它相当重要。现在他颤抖着手指,一手持一枚飞镖凑到灯火下,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这是他自己的悬案,总该有个答案。
旧的那只镖磨得发亮,刃开得极其锋利,是件用于厮杀的好利器。
元芳给的那只则完全不同,镖身细长,显然用于警示比用于杀戮多。
你在想什么,怎么会一样呢。狄仁杰苦笑了声,收了飞镖认真包回绸子里,随着烛光投在飞镖金属上的火苗影子消失,治安官眼里的神采也渐渐熄了。
他吹灭蜡烛,走出书房,背影完全不带落寞,顶多有一丝形单影只。

评论(6)

热度(27)